【藏北故事】神奇的藏北岩画_原创_中国西藏网

【藏北故事】神奇的藏北岩画_原创_中国西藏网
1903年,闻名的瑞典探险家文雅?赫定在《亚洲内地游览记》一书中说到,他在西藏北部某个海拔约4500米的山谷中,发现“一块山石上雕刻着几个拿弓的猎人追赶着羚羊的画面”。  2001年7月初,我作为“藏北高原无人区科考团”副团长和记者的双重身份,前往藏北无人区科学调查。  7月13日,咱们科考团来到无人区的加林山俄东沟。在沟坡上,咱们发现了很多壁画。  这是科考人员在调查加林山壁画。(唐召明2001年摄)  “远看是山,近看是川”,这是藏北高原的一大特色。加林山是一片不高的丘陵,圆秃秃的山包,远处有雪山盘绕。  顺着俄东沟往山上走五六百米,山谷里铺满了暴露的油光发亮、青褐色的大石块,石缝中夹着零散的枯草。就在这些大石块中散布着壁画,好像让人难以了解。最早映入我眼皮的是一个不规则的方形石块,棱角很不清楚。滑润的石面上均匀地布满着麻点组成的明晰可辨的画面:放牧人赶着几头牦牛的图画色彩浅淡、略凹,凹陷处也是天然散布的麻点,绝无雕凿痕迹。沿着山坡寻觅,咱们又见到了八块有壁画的石块。  这些石块有大有小,图画纷歧。最大的有一米多高,最小的也有两尺多。图画既有单一的牛羊、野兽和“图腾”符号,也有猎人开弓和放牧的情形,还有数个兵士持盾、执矛预备战役的场景,以及奔驰、跳动和攀爬的图画。笔法简练,体现笼统,看来时代久远。  这是加林山壁画上的一幅瓜棚图。它反映了这儿曾有过适合农业耕耘的低海拔气候。(唐召明1987年摄)  翻过另一山包,又一奇迹展现在咱们眼前:四周雪山盘绕的一个个丘陵山包,满山是那油光发亮的青褐色麻石,在阳光下闪耀着荧荧光泽。与西边的山谷壁画比较,这儿壁画数量更多,内容更为丰厚,画面图画愈加明晰,方法也愈加写实。除画有人、牛、羊、马、野兽、“图腾”符号外,还有土地耕耘图。仅咱们见到的各种壁画就有五十多块。  这些壁画在无人区开发前就已存在。传说,这儿很久以前仍是格萨尔王的古战场。开发无人区时,第一批抵达这儿的工作组就发现了这些壁画。  加林山的岩石都是从高热的地下挤出的火山角砾岩,因含铁质,经氧化作用表面呈青褐色,有斑痕。  这些地表壁画都在大石头上,每个石块上图画数量不等。  关于那些大都在矮小山包上的壁画,牧民们传说它们来自超天然的神的力气——怎样或许是人制作的呢?  这些壁画当然是人制作的,但不是近代人。那么,究竟是什么时代的创造呢?  这是加林山一块有壁画的大岩石。(唐召明2001年摄)  1988年,我曾拿着照片在北京采访了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藏学研讨所所长李秉铨先生。他以为,这些壁画是史前期文明,距今有4000年到10000年。那时候,人们还没有学会制作东西,这些壁画肯定是远古人画上去的,而不是凿上去的,更不是超天然力所为。关于壁画的价值,李秉铨也作了剖析。他说,壁画上有打猎、放牧,还有耕耘,可见那时当地农牧业现已开展到必定水平,这是藏族公民值得自豪的文明!它关于研讨藏民族的来源、文明的发祥地、气候的改变,都具有重要的价值。  曩昔,西藏只发现了山南文明、阿里象雄文明、昌都卡若文明等旧石器文明,一直没有发现也没有想到,藏北高原还保存着史前文明。壁画的发现意味着或许要从头改写藏族来源地只在山南和雅鲁藏布江一代的理论学说,在高原人类开展史上它将同半坡、仰韶文明相同具有划时代的含义。  这是新发现的加林山马车壁画(左)与尼玛县岗龙乡夏桑马车壁画(右)的手绘图。(唐召明2001年摄)  此次调查,咱们还惊喜地发现,这儿的一幅车辆壁画与前些天在尼玛县岗龙乡夏桑所发现的另一幅车辆壁画很相像。它面积约为18×25厘米,车为三轮、一舆、单辕,仅有车身,未刻马匹,似是未竣工的画面。  西藏大学艺术专家洛桑扎西告诉我,车辆壁画是我国北方壁画中十分共同的文明现象,在内蒙古、宁夏、甘肃、新疆与青海等省区均有发现,而在藏北,甚至西藏是初次发现。  洛桑扎西以为,车辆壁画的时代上限能够大致揣度为距今3000年,下限可揣度为距今1400年,即相当于西藏考古时代学分期中的“前期金属时期”。  车辆壁画在藏北的发现有两种或许。一是该壁画仅仅是作为一种打猎的隐喻或标志,而不是作为运用物被描绘;二是该壁画归于记载现实生活的领域,曾在藏北草原呈现并服务于它的主人。  这次加林山3个多小时的壁画调查很令人鼓舞。这既为西藏壁画填补了一个空白,也丰厚了我国的壁画宝库。(我国西藏网 文、图/唐召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